钟南山:我也不完美。

时间:2021-09-05 点击:41 发布:徐露凝老师

你是不是也会这样,每天晚上,总是拖拖拉拉不愿睡。

就在前不久,钟南山接受采访时,也暴露了这个习惯。

说是睡觉时,本规定十一点,可客厅里的那个钟总是快五分钟。

于是每到时间点,妻子李少芬一催他,钟南山立刻反驳:钟快了!

区区五分钟,就是要讨价还价。

看到这条新闻时,我正躺在床上熬夜刷手机,底下的评论简直道出心声:

是啊,作为普通人,我也每晚睡前“分秒必争“。

以上班太苦为由,一而再再而三,宽限自己多刷五分钟抖音。

刷完抖音,还不够,继续五分钟淘宝、五分钟朋友圈......

一遍又一遍、事无巨细地检阅自己的手机软件。

所以看到钟南山这一面,像评论里说的,一下子就拉近了距离。

原本心目中高高在上不苟言笑的形象,就这样被不完美的细节给打破了。

这不是第一次,钟老爷子“掉下神坛”。

上次他被授予共和国勋章,在众人的注视下,钟南山大步流星、步履矫健走进人民大会堂。

但实际上,他是“装”的。

那晚回到广州医科大学,才调皮地告诉大家:

“故意走快,显示我还没老。”

同学们刚刚还在崇敬高喊“南山风骨、国士无双”,听到这一句话, 瞬间哄堂大笑。

原来钟南山这么可爱。

他的一句自爆弱点,完全缓解了大家庄严的气氛。

也是从他身上这两件事,我才真正意识到——

在一段关系里,那些你觉得很亲近的时刻,都是在暴露不完美的时候。

我们的生活也是这样的。

彼此暴露“不完美”,总能产生联结感。

之前有段时间,我老感觉没什么干劲。

一件事情,只能拿出60%的力气去做。剩下40%的精力和时间,总会被昨晚没睡好、赶不上公交、早饭没吃够、工作略无聊,而慢慢消磨掉。

反观我的上司,从来不会累一样。

上次加完班,凌晨两点半给她发微信反馈工作,她竟然都能秒回我。

无论谈什么事,她总能快速给你反应,日常口头禅是“没问题,我解决”。

每次看到她这样,我压力都很大,觉得自己对比起来简直废物。

直到有天忍不住问她是怎么做到的,想不到她说:

“都是假的,只是因为处在这个位子罢了。”

这是责任感,倒与完美无关。

“你都不知道,今早我摁掉几个闹钟才起的床。”

“上次两点半,我不是在工作,是在追剧。”

“当然了,追剧也是因为我工作也很焦虑。”

听到她这样说之后,我立马感到明显的亲密。

那一刻,我们都是充满缺点和挣扎的打工人。

比起上下级的距离感,我更感到同盟的惺惺相惜。

不过在大多数情况下,上司很少会跟你暴露不完美。

甚至可以说,大多数人一提到暴露,总觉得自己很脆弱。

所以,在一段关系之中,为了让自己看起来强大,我们或多或少都会刻意完美。

以家庭关系来讲——

你每天帮小孩辅导作业、永远记得他明天上什么课。

老公的领带、袜子通通分格整理。

家里收拾得一尘不染,父子俩一回来就有饭吃。

结果,完蛋。

面对你的事事提醒和帮助,孩子觉得烦,伴侣也不体谅,还怪你没有时间交流沟通。

你把自己搞得又忙又累,家人却越来越疏远。

这是来自我前辈的真实故事,在发现自己这么疲惫,家人还是不领情时,她的第一反应是生气。

她生气,她要反叛,甚至是有点疯魔地反叛——

把没熨过的校服放儿子床头、故意把饭烧糊、连续两周没搞卫生。

她想等到身边人明白她的重要性,再主动跟她认错。

然而结局你也许猜得到,卫生、校服,她老公儿子通通没发现。

但他们家那一个月以来,第一次发出笑声,却是在她把饭烧糊的傍晚。

是的,一个家根本不需要完美的妻子/妈妈。

一段亲密关系中,也根本不需要完美的加持。

刻意追求完美,只会带来紧张和压迫。

我们真正需要的,是有人愿意去暴露不完美。

在这种不完美里面,我们一起连接到真实的彼此。

从而更加放松,更加自然,也更紧密。

总而言之,暴露不完美在一段关系中,可归结为三种价值:

1)不完美的两个人,更容易变成朋友。

就像我一样,在得知上司也赖床之后,我们瞬间从同事变成了同盟。

这种情况并不少见,试图回想你和最好的朋友——

你们真正变成朋友的那一刻,是不是都无意识地暴露了自己,并不完美的内心世界。

2)你的不完美,让一段关系放松。

前面提到的那个,刻意做完美妈妈的前辈,就是这样子的。

她家庭关系的放松,恰恰是在她放下完美,把饭烧糊的那晚。

这里我还有个小故事也想分享给大家。

我有个学妹,她和前辈的情况完全相反,她总喜欢自己先去暴露不完美。

第一次和她先生约会时,学妹没化妆、没洗头,灰头土脸就去了。

这并不是因为她不重视。

而是,学妹担心第一次表现得太好,往后就提高了别人的期待,这段关系将会倍增压力。

不只是伴侣,所有关系都如此:愈完美、愈期待、愈压力。

倒不如一开始双方就轻轻松松的,以合适作为交往的前提,完美就算了吧。

3)彼此不完美,有助于互相接纳。

还记得前面说过的吗?

钟南山不愿早睡这件事,让我接纳了自己的早睡困难症。

不过是犯了天下最让人崇敬的人,也会犯的错。

区区如此,不足挂齿。

而且,当你当了解到每个人都非完人之后,你不只是会接纳自己。

你也会接纳别人。

你会变得更宽容、会减少对别人求全责备。

毕竟有时候,真不是对方不行,而是我们太执着。

而除了在关系里有价值之外,我想说:

对于每个个体而言,暴露不完美也是非常重要的。

我有一个女性朋友,165cm,138斤。

她自以为已经足够接受自己,不减肥、照常吃喝。

可每次出门,即使是夏天,她都要多裹一件外套来藏肉。

聚会时总一个人躲在角落,合照时也常常推辞。

她想融入大家,又不敢主动去交流。

这也是许多人的现状,当真正把自己放到人群,我们往往还是会胆怯,不敢把“不完美”暴露出来。

但这里我想说,我们的不完美也是需要被别人看见的。

武志红老师曾经说过:

如果我们总是不被看见、不被允许,我们就会觉得,自己必须完美,才能存在。

并且会觉得,自己真实的人性之所以不被看见,是因为太坏太恐怖了。

这句话的意思是说,当我们不敢在人群之中暴露不完美,就意味着,我们还没真正接纳自己。

意味着,在我们潜意识里面,还是觉得那个真实的自己太差劲了,才羞于面人。

就像我那位朋友,她在暴露自己的过程中,仍然有许多不确定。

她不确定是否会被嫌弃;

不确定身边的友好是否来自同情;

不确定自己是否值得被爱。

这些不确定,通通来自别人的反馈,而实际上,别人根本没想那么多。

就在之前夏天,朋友有次聚会不小心把外套丢在了计程车上。

整一晚她的胳膊都不得不袒露在外。

朋友偷偷问我们,觉不觉得她不对劲,要不要去逛优衣库。

但其实,她不说,我们都发现不了她没穿外套。(当然,我们摁住了她,不准她再买衣服)

后来过了很久,朋友才跟我说:“很久没这样了,那晚真的很凉快。”

这是第一次,她从暴露不完美中,体会到由衷的舒服。

所以我才会建议大家,可以尝试着在人群中暴露出自己的不完美,这也是接纳自己必须经历的过程。

而且,也许当我们真的这么做了,才会发现——

别人根本不当一回事;

又或者,和我们有一样烦恼的同伴,因此拉近了和我们的距离。

而无论哪一种结果,哪怕真有人因此离开,你也只是在进行朋友筛选。

不用担心,筛选留下的人,反而这些关系更顽强。

最重要的是,我们能从这些人的接纳里,意识到:

我的不完美不算什么,我也值得被爱。

说了这么多,我不是在讲完美是一件绝对的坏事。

前段时间钟南山说过:

“提前治疗‘慢阻肺’是我一辈子的愿望,始终有这个追求的时候,不想死。”

也就是说,他那些“故意走快”、不敢老,都是因为他对人间还有一个未了的责任——慢阻肺还没搞定。

没错,有些人的完美,不来自刻意。

反而是一种责任,是不得不为之。

不只是钟南山,我的上司,还有身边大多数人都是这样的。

这种完美,值得我们崇敬。

但我想通过这篇文说的是——

我们需要看见其中的不完美。

我们需要看见钟南山也是一个普通人,需要看见身边、看似无敌的人也有脆弱的时候。

如此一来,才能明白他们离我们并不远。

体谅、接纳,等人与人之间的关怀才能在我们之间展开。

原来,英雄们都是为了人民而努力完美。

英雄在家里,也像个小男孩,不愿早睡。